美邦服饰(002269.CN)

昔日服饰“大哥”怎么了?美邦服饰董事长回应:存在误会 限制消费令已经解除

时间:20-06-28 22:23    来源:东方财富网

服装行业不好过,服装业上市公司同样“难”。

十年市值蒸发超200亿元、业绩下滑、门店闭店……在重重阴霾笼罩之下,昔日的国内休闲服饰“大哥”——美邦服饰(002269),又爆出公司董事长被限制高消费的消息。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消息,6月24日,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下发限制消费令,依照相关规定,对美邦服饰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美邦服饰及董事长胡佳佳不得实施相应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美邦服饰6月28日晚间回应上证报记者称,该限制高消费令已解除,预计24小时后会在相关执行信息网站上更新。

胡佳佳向上证报记者表示:“此次事件主要是沟通上存在一些误区,对本人和公司经营没有任何影响。”

85后董事长被限制高消费

《限制消费令》显示,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9月10日立案执行申请人林华康、毛卫红申请执行美邦服饰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因美邦服饰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法院依相关规定,对美邦服饰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美邦服饰及美邦服饰(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胡佳佳不得实施相应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限制消费令指出,胡佳佳因私消费以个人财产实施前述行为的,可以向法院提出申请。如美邦服饰因经营必需而进行前述禁止的消费活动的,应当向法院提出申请,获批准后方可进行。前述禁止的消费活动的,应当向法院提出申请,获批准后方可进行。

美特斯邦威是不少80、90后耳熟能详的服装品牌之一,品牌创始人周成建更是温商代表人物之一。而此次被限制消费的胡佳佳,正是周成建之女。

据披露,胡佳佳出生于1986年,中国国籍,研究生学历,2010年毕业于阿斯顿大学市场营销专业,2011年取得伦敦马兰戈尼学院时尚营销硕士学位。2011年至2016年,曾任职于公司总裁办公室、Metersbonwe鞋类开发营运部、品牌营销部、战略发展部。

2008年,美邦服饰于深圳中小板上市,一度成为服装市值第一股。2011年巅峰时期,市值超过300亿元,在全国拥有5000多家店。而在上市的第7年,即2015年,公司出现年度亏损,净利润同比跌396%,亏损4.31亿元。

2016年11月, 51岁的周成建辞任公司董事长职位后,被寄予厚望的胡佳佳接任公司董事长职位,从此美邦服饰进入“胡佳佳时代”。

交棒前夕,周成建曾公开表示:“如果有条件,我们应该尽快寻找机会将我们的使命责任交付于新生代,由他们来完成企业新一轮蜕变。”

紧急回应:限制令已解除

对于此次董事长被限制高消费一事,美邦服饰回应称,此事涉及到美邦服饰在上海市南京东路旗舰店的承租事宜,美邦服饰实际承租了5层,其中1003、1004室承租总建筑面积16平方米,美邦服饰在租期内一贯切实履行租金支付义务,从无拖欠租金的行为,租赁合同到期后该房东不愿意续约想收回房屋自用,故向法院起诉,经审理后判决美邦服饰返还房屋和支付相关费用。

公司表示,判决生效后,美邦服饰如约支付了相关费用,并不存在拒不履行的情形,美邦服饰在过程中也积极配合黄浦法院执行判决,但由于该房屋历史原因,房屋具体坐落区域划分难以判断,导致迟迟无法履行返还义务。

美邦服饰称,在执行过程中,法院依照法律程序推进执行工作,公司也不存在有能力履行判决但拒不履行的情形,但因其中存在信息沟通不充分不及时的问题,产生了误解。

据悉,法院对美邦服饰及董事长胡佳佳限制高消费令已解除,预计24小时后在相关执行信息网站上更新。

国内服装品牌普遍承压

美邦服饰的困境背后是国内服装品牌总体的惨淡。

美邦服饰2019年业绩报告显示,去年,美邦服饰实现营业收入54.63亿元,同比下降28.84%;归属于母公司亏损8.25亿元,同比下降2145.20%;2020年一季度,美邦服饰实现营业收入9.21亿元,同比下滑46.70%;归属于母公司的亏损2.19亿元,同比下降671.67%。

记者注意到,除了2018年实现了盈利,美邦服饰从2015年到2017年,连续三年扣非净利润为负。具体而言,2015年到2017年,美邦服饰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为-4.45亿元、-5.18亿元、-3.21亿元。

与此同时,6月24日美邦服饰股价2.08元/股,市值已缩水到约52.26亿元。

  事实上,近年来,国内服装品牌的日子普遍不好过。

有着“中国ZARA”之称的拉夏贝尔,2019年业绩报告显示,其去年实现营业收入76.38亿元,同比下降24.94%,归母净利润亏损20.5亿元,同比下降1186.39%。2019年,拉夏贝尔境内经营网点数较2018年底的9269个再净减少4391个,境内经营网点数量下降比例为47.37%,平均每天关店12家。

关于亏损,拉夏贝尔认为原因主要是过去一年主动关闭低效店铺策略、市场萎靡、暖冬、受线上渠道冲击及线下零售实体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

同样定位于年轻人群体的森马服饰今年一季度显示,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48.25万元,同比下降94.96%。在业绩预告中,森马服饰表示,受国内外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第一季度营业收入预计较去年同期减少超过30%,境内业务利润下降,法国Kidiliz集团亏损加大。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